twins 6 异卵双胞胎

十二月 30, 2007 @ 9:32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 留下评论

合作修芙蓉

何总长语录(不全)转自《人物周刊》

人物周刊:您说您“不知道”,是认为自由主义混乱,表达您的贬抑呢?还是您真的“不知道”?您阅读过哪些有关自由主义的著作?
何祚庥:太多了,我没精力看。但胡适是看过的,罗素也是看过一点的。我总的意思是他们没有统一的理念。有人能告诉我的话,欢迎。


人物周刊:您现在还做理论物理研究吗?
何祚庥:做啊,我刚才给你展示的不就是吗?
人物周刊:那个利用镜子反射提高光电池能力的小发明吗?那个是不是太简单了点?
何祚庥:没有哇。你没看到李政道说那是“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吗?


人物周刊:您应该知道,有些人对您的理论物理水平乃至您的院士资格表示怀疑。您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论证层子的存在,如今国际上也有证明是错误的。
何祚庥:我不知道。我没看到(这样的评价)。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在理论物理研究时,每年发表文章10篇以上,算是高产的了。至于说贡献有多大,最好自己少说,由历史做结论。
人物周刊:由历史做结论,的确。但有人也由此揣测您转向所谓科学哲学以及后来反伪科学、对众多社会事务发言,是因为您在自己的专业——理论物理领域成绩不大、无以慰藉。
何祚庥:我做物理研究,高度关注物理和马克思主义相结合。评价何祚庥,有一位半友好人士,山东大学一位谢教授说得好。他说:年轻的时候,何祚庥高度关注马克思主义哲学运用到物理学;晚年,何祚庥又高度注意把物理学理念用到马克思哲学上。
人物周刊:也有人批评您在太多领域发言、全知全能、不误正业……这些当然是一些说法而已。我想问的是,您的价值感建立在哪里?
何祚庥:我在很多领域发言,是因为我是个哲学家。这个您同意吧。哲学家就应该关注各领域。而且我的确年轻时对马克思主义下过工夫,我现在能写很成套“三个代表”的文章,水准不比一般社会科学家差。我为什么不把我这些知识贡献出来,非要做一个狭隘的物理学家呢?我知道很多人(因为我做事)骂娘。可是为什么要(分)正业副业呢?关键是要对社会对国家人民负责。国家人民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
人物周刊:您给自己的定位是?对于您现在做的事情——比如打假——来说,您是不可替代的吗?
何祚庥:我的定位是推进时代进步。我愿意为中国的崛起贡献一小份力量。我现在做的事情,从某些方面来讲的确是不可替代的,因为既懂马克思主义又懂当代科学的人实在不多。后辈中有一位……方舟子!对了,我非常欣赏,他办事理念和我一样!


人物周刊:您早年从清华物理系毕业后,在中宣部工作过5年。这段经历对您的思路应该有很大影响吧。
何祚庥:我那时还很年轻。此前虽然很早就入党并且一直追随马克思主义,但是(思想)一直很表面。中宣部工作使我有机会更深入地研究马克思主义。有很多 搞不懂的问题,随时可以问。当时那里有很多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很深的前辈。你说哪还有比中宣部更适合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地方?
是不是很Q?

芙蓉语录(仅供比较)…待续

Advertisements

故乡味(1)

十二月 21, 2007 @ 3:50 上午 | 发表在 Memory deposit | 留下评论

纽约的湘味餐馆叫做故乡味的,与本贴无关。 


各地有各地的美食,放下妈妈的电话,我就思念起故乡的种种美味。或许是文人墨客不齿,这些乡野的极品不得登堂入室,美名远播。如今随着馋人飘洋过海,仍然名不见经传,却成了识别乡党的不二法门。本人桑梓何处就不点破了,据我所知,四海之内,有这几样小食者,也只有吾乡。 毕竟是何等美食?我来罗列一下,顺序并不代表我钟爱的程度~脂饼,鸡鸭和乐(旱肉), 朝天锅,肉火烧,全羊汤,腌蓝蟹,黄焖甲鱼,芥末鸡。 


除这独享的珍品之外,再有种类繁多堪比韩国泡菜的各色酱瓜腌菜,实在是吸收海盐的绝妙伴侣,尤其挂念的是姜不辣(菊芋,地环),(青)花椒,榨菜头(芥菜),辣菜丝。 吾家望海,吾舅贩鱼,自幼食海陆鲜无数,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雅俗共赏,无一漏网:对虾,虾虎(虾蛄,琵琶虾,趴虾),海蜇,海虹(贻贝,青口,这本是乡人论桶称来下酒的俗物,不想米国之人敬为海鲜,实在费解),扇贝(没想在新大陆反成“下品”),鲍鱼,牡蛎,鲅鱼(鲭鱼,马鲛mackerel),银鱼,沙丁,蛏子,偏口(比目),虹鳟(rainbow trout),罗非(tilapia),鳜鱼(桂鱼),黄姑,黄花,鲳鱼,石斑,鳕鱼,加吉(真鲷),刺参,象拔,响螺,海胆,凤尾(anchovy,一条小鱼,中外食法大异),白鳞,墨鱼(乌贼),鱿鱼,八带(章鱼,不是丐帮弟子)。最绝的是新鲜的海蜇,放在一口海碗里,夏日阳光下晒化了,加点调料便喝下去了。估计爸妈养我这么多年,吃掉一个水族馆了吧,对比米加人民的海鲜食谱实在是单调啊。 


当然不能不提一下土产的香肠,甜而不露,肥而不腻,或用少许的茴香,回味无穷。若是挂在阳台,不小心丢了几条,却不一定是猫儿所为。那一击比杀带点酒香的香浓,绝不是某某超市的白油腊肠所可比。若说前者是人家美味,后者就只能养豚了。把这一技艺发扬光大的还有某乡镇企业,除了出口无数鸡屁股到我们的东邻小国,更引进中欧的肉袋生产线,创新出除传统的火腿,方肘,鸡肠,粉肠之外,包罗水晶,蔬菜,鲅鱼等各种肠类。这也不是多年后某某省生产的风行校园,车站的双汇系列淀粉条所能望其项背的。


 哈喇子在这里流了半天,内子的实验脂饼也快出笼了。不过下次再汇报配方吧(If I ever remember that is)。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