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s 6 异卵双胞胎

十二月 30, 2007 9:32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 发表评论

合作修芙蓉

何总长语录(不全)转自《人物周刊》

人物周刊:您说您“不知道”,是认为自由主义混乱,表达您的贬抑呢?还是您真的“不知道”?您阅读过哪些有关自由主义的著作?
何祚庥:太多了,我没精力看。但胡适是看过的,罗素也是看过一点的。我总的意思是他们没有统一的理念。有人能告诉我的话,欢迎。


人物周刊:您现在还做理论物理研究吗?
何祚庥:做啊,我刚才给你展示的不就是吗?
人物周刊:那个利用镜子反射提高光电池能力的小发明吗?那个是不是太简单了点?
何祚庥:没有哇。你没看到李政道说那是“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吗?


人物周刊:您应该知道,有些人对您的理论物理水平乃至您的院士资格表示怀疑。您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论证层子的存在,如今国际上也有证明是错误的。
何祚庥:我不知道。我没看到(这样的评价)。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在理论物理研究时,每年发表文章10篇以上,算是高产的了。至于说贡献有多大,最好自己少说,由历史做结论。
人物周刊:由历史做结论,的确。但有人也由此揣测您转向所谓科学哲学以及后来反伪科学、对众多社会事务发言,是因为您在自己的专业——理论物理领域成绩不大、无以慰藉。
何祚庥:我做物理研究,高度关注物理和马克思主义相结合。评价何祚庥,有一位半友好人士,山东大学一位谢教授说得好。他说:年轻的时候,何祚庥高度关注马克思主义哲学运用到物理学;晚年,何祚庥又高度注意把物理学理念用到马克思哲学上。
人物周刊:也有人批评您在太多领域发言、全知全能、不误正业……这些当然是一些说法而已。我想问的是,您的价值感建立在哪里?
何祚庥:我在很多领域发言,是因为我是个哲学家。这个您同意吧。哲学家就应该关注各领域。而且我的确年轻时对马克思主义下过工夫,我现在能写很成套“三个代表”的文章,水准不比一般社会科学家差。我为什么不把我这些知识贡献出来,非要做一个狭隘的物理学家呢?我知道很多人(因为我做事)骂娘。可是为什么要(分)正业副业呢?关键是要对社会对国家人民负责。国家人民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
人物周刊:您给自己的定位是?对于您现在做的事情——比如打假——来说,您是不可替代的吗?
何祚庥:我的定位是推进时代进步。我愿意为中国的崛起贡献一小份力量。我现在做的事情,从某些方面来讲的确是不可替代的,因为既懂马克思主义又懂当代科学的人实在不多。后辈中有一位……方舟子!对了,我非常欣赏,他办事理念和我一样!


人物周刊:您早年从清华物理系毕业后,在中宣部工作过5年。这段经历对您的思路应该有很大影响吧。
何祚庥:我那时还很年轻。此前虽然很早就入党并且一直追随马克思主义,但是(思想)一直很表面。中宣部工作使我有机会更深入地研究马克思主义。有很多 搞不懂的问题,随时可以问。当时那里有很多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很深的前辈。你说哪还有比中宣部更适合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地方?
是不是很Q?

芙蓉语录(仅供比较)…待续

发表评论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