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s 6 异卵双胞胎

十二月 30, 2007 @ 9:32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 留下评论

合作修芙蓉

何总长语录(不全)转自《人物周刊》

人物周刊:您说您“不知道”,是认为自由主义混乱,表达您的贬抑呢?还是您真的“不知道”?您阅读过哪些有关自由主义的著作?
何祚庥:太多了,我没精力看。但胡适是看过的,罗素也是看过一点的。我总的意思是他们没有统一的理念。有人能告诉我的话,欢迎。


人物周刊:您现在还做理论物理研究吗?
何祚庥:做啊,我刚才给你展示的不就是吗?
人物周刊:那个利用镜子反射提高光电池能力的小发明吗?那个是不是太简单了点?
何祚庥:没有哇。你没看到李政道说那是“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吗?


人物周刊:您应该知道,有些人对您的理论物理水平乃至您的院士资格表示怀疑。您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论证层子的存在,如今国际上也有证明是错误的。
何祚庥:我不知道。我没看到(这样的评价)。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在理论物理研究时,每年发表文章10篇以上,算是高产的了。至于说贡献有多大,最好自己少说,由历史做结论。
人物周刊:由历史做结论,的确。但有人也由此揣测您转向所谓科学哲学以及后来反伪科学、对众多社会事务发言,是因为您在自己的专业——理论物理领域成绩不大、无以慰藉。
何祚庥:我做物理研究,高度关注物理和马克思主义相结合。评价何祚庥,有一位半友好人士,山东大学一位谢教授说得好。他说:年轻的时候,何祚庥高度关注马克思主义哲学运用到物理学;晚年,何祚庥又高度注意把物理学理念用到马克思哲学上。
人物周刊:也有人批评您在太多领域发言、全知全能、不误正业……这些当然是一些说法而已。我想问的是,您的价值感建立在哪里?
何祚庥:我在很多领域发言,是因为我是个哲学家。这个您同意吧。哲学家就应该关注各领域。而且我的确年轻时对马克思主义下过工夫,我现在能写很成套“三个代表”的文章,水准不比一般社会科学家差。我为什么不把我这些知识贡献出来,非要做一个狭隘的物理学家呢?我知道很多人(因为我做事)骂娘。可是为什么要(分)正业副业呢?关键是要对社会对国家人民负责。国家人民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
人物周刊:您给自己的定位是?对于您现在做的事情——比如打假——来说,您是不可替代的吗?
何祚庥:我的定位是推进时代进步。我愿意为中国的崛起贡献一小份力量。我现在做的事情,从某些方面来讲的确是不可替代的,因为既懂马克思主义又懂当代科学的人实在不多。后辈中有一位……方舟子!对了,我非常欣赏,他办事理念和我一样!


人物周刊:您早年从清华物理系毕业后,在中宣部工作过5年。这段经历对您的思路应该有很大影响吧。
何祚庥:我那时还很年轻。此前虽然很早就入党并且一直追随马克思主义,但是(思想)一直很表面。中宣部工作使我有机会更深入地研究马克思主义。有很多 搞不懂的问题,随时可以问。当时那里有很多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很深的前辈。你说哪还有比中宣部更适合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地方?
是不是很Q?

芙蓉语录(仅供比较)…待续

twins 4

三月 18, 2007 @ 2:19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 留下评论

方舟子,宋祖德,分别爱意淫生物学和娱乐圈

这年头不缺猥琐男

Queen of England and King of Scotland win Oscars

二月 26, 2007 @ 12:26 上午 | 发表在 Old news | 留下评论

Helen Mirren wins oscar for her portrait of the life of Elizabeth II of the UK, and Forrest Whittaker for his in, well, the last King of Scotland.
king queen

Martin Scorsese finally gets his Oscar for the Departed, much indebted to the original Hong Kong movie Mou gaan dou or 无间道, written by Felix Chong 庄文强 and Alan Siu-Fai Mak ie. 麦兆辉. The name of the Hong Kong movie derives from the Buddhism term Avicinar Aka–Avici hell the 8th and worst of the hells, 汉译阿鼻地狱 or 无间地狱.
mougaan

中央电视台

二月 17, 2007 @ 6:38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 留下评论

的歌功颂德春节联欢晚会应该废止。

等于是中央政府的脱衣舞,可是脱得太少。为得吸引民间的注意力,减少民众自发的庆祝活动。现在这个年代,还搞一些老掉牙的2,3流艺人上节目,实在愚弄观众的文艺品味。艺人要赚钱,不如在春节前后到各大中小城市巡回演出。今年春晚的精彩节目极少,一个例外是南京妹妹的朦胧舞蹈《小城雨巷》

建议改版成纯粹的歌舞晚会,其他节目的水准每况愈下。或者改为民众自己组织的娱乐性更强的节目(如CCTV职工晚会),自愚自乐取代他愚他乐。站舞台上吆喝的那几位建议该为布偶。

今年春节比过去几年更有年味,鞭炮开禁,爆竹声中除旧岁,勾起无数滥用爆竹的回忆。
bianpao

Grammy

二月 11, 2007 @ 8:07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 留下评论

Hey I just found out the Grammy awards are given to 29 music genres and 108 categories including comedy, that’s right, COMEdY.

校园暴力

二月 11, 2007 @ 5:33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Pointless opinion, unknown, Useless knowledge | 留下评论

美国中学生放放小枪这算啥,看看下面的国粹:
作者:佚名 转自鸟鸣鸣兮友之期

◇ 北京大学
1966年6月11日,历史系教授汪钱(竹字头)喝杀虫剂敌敌畏自杀身亡。
1966年7月28日,数学系讲师董怀允自杀身亡。
1966年8月4日,西语系教授吴兴华在校园内“劳改”时,红卫兵学生强迫他喝水沟里从附近化工厂流入的污水。他中毒昏倒,当天晚上吴兴华死亡。
1966年8月24,英文教授俞大(丝字旁+因)在被抄家和殴打侮辱之后,在家中自杀身亡。
1966年8月3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第二次接见数十万红卫兵。第二天,9月1日,北京每日被红卫兵打死的人数达到了最高峰,那一天有三百人被打死。
1966年9月2日,中文系支书程贤策,被当作“黑帮份子”遭到“斗争”和侮辱以及毒打后服毒自杀身亡。
1966年10月9日,哲学系心理学教授沈乃章被“批判斗争”和羞辱后自杀身亡。
1968年4月19日,19岁的北京地质学院附属中学学生温家驹,因进入北大图书馆翻阅期刊,被北京大学的主要“群众组织”“新北大公社”的驻二体武斗连抓到生物小楼低温实验室,进行“审讯”,毒打致死。
1968年4月20日,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教员李原,被说成“中统特务”,被关押进北京大学办公楼。当晚即死在办公楼三楼的一间房子里。关押他的人说他是自杀的,但他身上伤痕累累。
1968年6月24日,化学系副主任、副教授卢锡锟自杀身亡。在“清理阶级队伍”中,卢被审查“历史问题”(他在抗日时期曾参加国民党军队当翻译),他在喝下“敌敌畏”后因为非常痛苦,又用刀砍伤自己的手臂。
1968年7月19日,化学系器材室职员林芳(卢锡锟的妻子)自杀身亡。
1968年8月28日,生物系教授陈同度服毒自杀身亡。
1968年10月16日晚北京大学教务长崔雄昆,从“清理阶级队伍”的集中地(当时全校教师、干部被命令集中食宿,不得自由回家。)28楼出走,在北京大学红湖游泳池自杀身亡。
1968年10月16日,物理系著名老教授饶毓泰,在北京大学燕南园51号上吊身亡。
1968年10月18日,数学力学系教授董铁宝,在“隔离审查”中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4日晚上,历史系办公室主任吴伟能自杀。第二天开了他的批判会,他被扣上“反革命”“叛党”(指自杀)等六顶帽子。
1968年11月11日,数学系教师陈永和作为“反革命小集团”成员在学校被关押时,跳楼自杀身亡。
1968年12月18日,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副校长翦伯赞夫妇一起自杀于北京大学燕南园64号。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东方语言系教师汤家汉被“审查”。当时的运动领导者声称要通过汤家汉“炸开东语系黑堡垒”。汤家汉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西语系德语专业干部徐月如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西语系德语专业教师程远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西语系西班牙语专业教师蒙复地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数学系老师张景昭被关押,一天夜里死在厕所里。
1975年4月16日,北京大学图书馆系教授王重民上吊自杀身亡。
  
◇ 清华大学
1967年3月25日中午,数学力学系学生、校举重体操队队员张怀怡因被控有“反动言论”被“批斗”,跳楼自杀。
1968年4月4日,一直监视罗征启家的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保卫组,抓走与清华并不相干的罗征启的弟弟罗征敷(28岁,北京第一机床厂工人),毒打后用擦车棉纱堵住其嘴,并将他塞入后车厢,拉回清华,途中罗征敷被活活闷死。
1968年4月15日,清华大学无线电01班学生孙华栋,在被抓后遭毒打致死。
1968年4月26日,清华大学建筑系给01班学生姜文波,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追赶跳楼摔死。
1968年4月29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自94班学生谢晋澄,男,24岁,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的汽车强行压死。
1968年5月30日,清华大学冶金系焊82班学生许恭生,男,24岁,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四一四总部”(简称四派)”派用长矛乱刺致死。
1968年5月30日,清华大学化工系003班学生卞雨林,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中箭死亡。
1968年5月30日,清华大学修建队工人段洪水,男,19岁,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四一四总部”(简称四派)”派的长矛刺中,摔下梯子致死。
1968年7月4日凌晨一时左右,清华大学建筑系房01班学生朱育生,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的战壕内,中枪弹而死。
1968年7月5日早上,清华大学电机系电01班学生杨志军,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修筑战壕时中枪弹身亡。
1968年7月6日中午,清华大学动农系实验室实验员杨述立,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开土装甲车外出时,中枪弹而死。
1968年7月18日中午,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自82班女学生钱平华,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时期,她从家乡返校,在清华大学主楼前中枪弹而死。
1968年7月27日,潘志宏,男,30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学生宿舍12楼附近,被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第二机床厂副科长王松林,男,36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学生宿舍10楼里,被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清华大学修建队工人范仲玉,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于撤逃路途中,翻车时被车上的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某中等技术学校学生范崇勇,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于撤逃路途中,翻车时被车上的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第一食品厂革委会委员韩忠现,男,36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清华9003大楼休息时,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用长矛刺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橡胶四厂工人李文元,男,36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清华9003大楼外,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开枪打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541厂工人张旭涛,男,39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撤退路上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的长矛刺死。
1968年9月20,清华大学水力系教授陈祖东,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在圆明园上吊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6日,清华大学外语教师杨景福,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跳楼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6日,同为基础课讲师的殷贡璋、王慧琛夫妇,因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被迫害,一起在北京香山上吊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29日,水力系教授李丕济,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被关在清华大学水力系的水力实验室中,从楼上跳下,自杀身死,时年57岁。
1968年12月10日,机械系教授邹致圻跳楼自杀。
1968年12月13日,土建系讲师程应铨,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受迫害,投水自杀身亡。
1969年2月8日,体育教师路学铭,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被迫害,跳楼自杀身亡。
1969年4月23日,清华大学图书馆职员李玉珍,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受到迫害,跳楼自杀身亡。
1969年5月4日,电机系助教王大树,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收到迫害,服毒自杀身亡。
Technorati tags:

Y-Haplogroup A1

二月 1, 2007 @ 3:22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Useless knowledge | 留下评论

I am guilty of spending some time today on (junk-)genetics, a subject on which I have ZERO knowledge. My interest was started by the following news from BBC:
Yorkshire clan linked to Africa
where researchers from Leicester University in the UK found 7 white men sharing a
RARE surname which originated in Yorkshire carry the same paternal genetic signature
known as Haplogroup A1, previously only found on 25 people all of west African origin.

Just what that RARE surname is? I googled with no luck. The researchers only disclosed
that it started with a “R” 😀 anyone knows them?

For the curious, here’s a world map of distribution of the Y Haplogroups before the
recent European colonizations

 
from which one can see that the majority of Han Chinese carries the Haplotype O.
This of course is but one of the many genetic markers you could resort to when you
look for your ancestor’s migration route. More precisely, most belong to the subclade
defined by the following sequence of mutations:
(M168, M89, M9, M214, M175, M122, M324, M134, M117, M133).

Technorati tags:, , ,

Brit royals in town & Higgs

一月 27, 2007 @ 12:02 上午 | 发表在 Old news | 留下评论

Should we care to step outside tomorrow and stand somewhere hoping to see the
funny looking Pince Charles and his very un-attractive second wife-Camilla? Let’s
see what the weather says. It was a very cold day here
cold day
Maybe they’ll be actually kinda photogenic

A completely unrelated event also sports a British name, a physicist Peter Ware Higgs. There’s rumor again of another possible discovery of the Higgs boson (at 160 GeV),
this time at Fermilab’s tevatron, and it could be the MSSM one. This could save some
junior theorists careers. Here is the plot I ripped off John Conway’s posts on cosmicvariance

For the details, check here and here.

Technorati tags: , , , ,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