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mathematician in the world, far and wide

十一月 7, 2007 @ 1:36 上午 | 发表在 unknown | 留下评论

is definitely the internet, by far. Google is its language and wikipedia/mathworld the major lecture notes. The speed at which it picks up definitions with(out) errors is simply amazing.

The arXiv is not doing its due contribution this year to the advance of, say, hep theory. Low quality substance results in lower number of addictions.

Did the physicist who invented intranet at CERN ever get awarded anything by the self awarding computer gurus? Ah, don’t even mention genius @ the green fruit shop.

Advertisements

who watch it?

十月 3, 2007 @ 11:53 下午 | 发表在 unknown | 留下评论

things in my world come slow. i just thought of this question, anyone of you passers by know the answer?

Q: who watch ‘sex and the city’? more men or more women?

Now that I’ve crossed the border, THE city seems to have always been a nice place.

box

九月 14, 2007 @ 11:16 下午 | 发表在 unknown | 留下评论

A: This is a nice one, shall we keep this one?

B: No, not really. Eh, there’s a hole here (thinking->this really is fine, well, since we brought it down here.).

That box got stepped on and flatten. It then went to the recycle bin.

If someone was around, he’d’ve just watched someone getting executed. Pretty much.

facebook

九月 12, 2007 @ 7:55 上午 | 发表在 unknown | 留下评论

Mostly hanging out on facebook nowadays. WordPress sucks for pictures.

self port-rait

七月 10, 2007 @ 10:34 下午 | 发表在 unknown | 2条评论

warning: not much in common with real person.

selfpor

twins 2

二月 23, 2007 @ 5:07 上午 | 发表在 unknown | 留下评论

This case is better known to some people.
Here we have theoretical physicists Sidney Coleman and Albert Einstein:

twins 1

二月 23, 2007 @ 3:46 上午 | 发表在 unknown | 留下评论

Here are the philosopher Wittgenstein and monster Frankenstein:

Same person? you tell me 🙂

正月初一

二月 18, 2007 @ 1:38 下午 | 发表在 unknown | 留下评论

春丽拜年喔
chunli

校园暴力

二月 11, 2007 @ 5:33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Pointless opinion, unknown, Useless knowledge | 留下评论

美国中学生放放小枪这算啥,看看下面的国粹:
作者:佚名 转自鸟鸣鸣兮友之期

◇ 北京大学
1966年6月11日,历史系教授汪钱(竹字头)喝杀虫剂敌敌畏自杀身亡。
1966年7月28日,数学系讲师董怀允自杀身亡。
1966年8月4日,西语系教授吴兴华在校园内“劳改”时,红卫兵学生强迫他喝水沟里从附近化工厂流入的污水。他中毒昏倒,当天晚上吴兴华死亡。
1966年8月24,英文教授俞大(丝字旁+因)在被抄家和殴打侮辱之后,在家中自杀身亡。
1966年8月3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第二次接见数十万红卫兵。第二天,9月1日,北京每日被红卫兵打死的人数达到了最高峰,那一天有三百人被打死。
1966年9月2日,中文系支书程贤策,被当作“黑帮份子”遭到“斗争”和侮辱以及毒打后服毒自杀身亡。
1966年10月9日,哲学系心理学教授沈乃章被“批判斗争”和羞辱后自杀身亡。
1968年4月19日,19岁的北京地质学院附属中学学生温家驹,因进入北大图书馆翻阅期刊,被北京大学的主要“群众组织”“新北大公社”的驻二体武斗连抓到生物小楼低温实验室,进行“审讯”,毒打致死。
1968年4月20日,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教员李原,被说成“中统特务”,被关押进北京大学办公楼。当晚即死在办公楼三楼的一间房子里。关押他的人说他是自杀的,但他身上伤痕累累。
1968年6月24日,化学系副主任、副教授卢锡锟自杀身亡。在“清理阶级队伍”中,卢被审查“历史问题”(他在抗日时期曾参加国民党军队当翻译),他在喝下“敌敌畏”后因为非常痛苦,又用刀砍伤自己的手臂。
1968年7月19日,化学系器材室职员林芳(卢锡锟的妻子)自杀身亡。
1968年8月28日,生物系教授陈同度服毒自杀身亡。
1968年10月16日晚北京大学教务长崔雄昆,从“清理阶级队伍”的集中地(当时全校教师、干部被命令集中食宿,不得自由回家。)28楼出走,在北京大学红湖游泳池自杀身亡。
1968年10月16日,物理系著名老教授饶毓泰,在北京大学燕南园51号上吊身亡。
1968年10月18日,数学力学系教授董铁宝,在“隔离审查”中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4日晚上,历史系办公室主任吴伟能自杀。第二天开了他的批判会,他被扣上“反革命”“叛党”(指自杀)等六顶帽子。
1968年11月11日,数学系教师陈永和作为“反革命小集团”成员在学校被关押时,跳楼自杀身亡。
1968年12月18日,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副校长翦伯赞夫妇一起自杀于北京大学燕南园64号。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东方语言系教师汤家汉被“审查”。当时的运动领导者声称要通过汤家汉“炸开东语系黑堡垒”。汤家汉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西语系德语专业干部徐月如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西语系德语专业教师程远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西语系西班牙语专业教师蒙复地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数学系老师张景昭被关押,一天夜里死在厕所里。
1975年4月16日,北京大学图书馆系教授王重民上吊自杀身亡。
  
◇ 清华大学
1967年3月25日中午,数学力学系学生、校举重体操队队员张怀怡因被控有“反动言论”被“批斗”,跳楼自杀。
1968年4月4日,一直监视罗征启家的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保卫组,抓走与清华并不相干的罗征启的弟弟罗征敷(28岁,北京第一机床厂工人),毒打后用擦车棉纱堵住其嘴,并将他塞入后车厢,拉回清华,途中罗征敷被活活闷死。
1968年4月15日,清华大学无线电01班学生孙华栋,在被抓后遭毒打致死。
1968年4月26日,清华大学建筑系给01班学生姜文波,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追赶跳楼摔死。
1968年4月29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自94班学生谢晋澄,男,24岁,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的汽车强行压死。
1968年5月30日,清华大学冶金系焊82班学生许恭生,男,24岁,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四一四总部”(简称四派)”派用长矛乱刺致死。
1968年5月30日,清华大学化工系003班学生卞雨林,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中箭死亡。
1968年5月30日,清华大学修建队工人段洪水,男,19岁,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四一四总部”(简称四派)”派的长矛刺中,摔下梯子致死。
1968年7月4日凌晨一时左右,清华大学建筑系房01班学生朱育生,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的战壕内,中枪弹而死。
1968年7月5日早上,清华大学电机系电01班学生杨志军,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修筑战壕时中枪弹身亡。
1968年7月6日中午,清华大学动农系实验室实验员杨述立,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开土装甲车外出时,中枪弹而死。
1968年7月18日中午,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自82班女学生钱平华,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时期,她从家乡返校,在清华大学主楼前中枪弹而死。
1968年7月27日,潘志宏,男,30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学生宿舍12楼附近,被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第二机床厂副科长王松林,男,36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学生宿舍10楼里,被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清华大学修建队工人范仲玉,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于撤逃路途中,翻车时被车上的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某中等技术学校学生范崇勇,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于撤逃路途中,翻车时被车上的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第一食品厂革委会委员韩忠现,男,36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清华9003大楼休息时,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用长矛刺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橡胶四厂工人李文元,男,36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清华9003大楼外,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开枪打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541厂工人张旭涛,男,39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撤退路上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的长矛刺死。
1968年9月20,清华大学水力系教授陈祖东,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在圆明园上吊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6日,清华大学外语教师杨景福,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跳楼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6日,同为基础课讲师的殷贡璋、王慧琛夫妇,因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被迫害,一起在北京香山上吊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29日,水力系教授李丕济,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被关在清华大学水力系的水力实验室中,从楼上跳下,自杀身死,时年57岁。
1968年12月10日,机械系教授邹致圻跳楼自杀。
1968年12月13日,土建系讲师程应铨,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受迫害,投水自杀身亡。
1969年2月8日,体育教师路学铭,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被迫害,跳楼自杀身亡。
1969年4月23日,清华大学图书馆职员李玉珍,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受到迫害,跳楼自杀身亡。
1969年5月4日,电机系助教王大树,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收到迫害,服毒自杀身亡。
Technorati tags:

早间新闻

二月 6, 2007 @ 12:48 下午 | 发表在 unknown | 留下评论

早晨醒来,练练政治:本评论员认为,沉睡扁的去中国化的下一步就是去地球化。不能加入联合国,不是也可以和其他宇宙智慧生命建立邦交吗?为什么不能自己创立一个宇宙聯合會,擔任會長?多多召集天文精英,早日和地外生命建立联系,肯定不用再舔美国日本的脚后跟。也可以考虑等日本研究成功类人猿发射技术后申请过境移民月球吗。至少可以集合老婆和女婿的钱财整容成台湾原著民标准像,表示自己做真正台湾人的决心,学习一下米高积逊。也不必西装革履,出车入辇,换做半裸文身,面施粉黛,胯间系一布条即可。完全废止中文,见面即嗷嗷号叫数声打下招呼。废止货币,换回使用贝壳兽骨。千万不可以用中国发明的纸来擦屁股,还是用芭蕉叶比较本土。至于各种武器必须的火药,也还是换成海盐和蔗糖吧。怎么可以姓陈呢,还是改称比较去中国的陈鸡嘶喊吧。
陈谁贬,千万不要笑破肚皮,不然又要贪污公费医疗了。补肚皮很贵,还是为你的台渎事业节约资金啊。美国武器也很贵的。最后一定不要投降啊,我知道我们大陆同胞都要给你秦侩的殊荣。还有春节就不要过了,汤圆更不可以吃,免得给你的对手留口实。
接下来是由中央气象台发布的24小时全国城市天气预报。

Technorati tags:, ,

下一页 »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