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meanings

二月 21, 2007 @ 1:46 上午 | 发表在 Useless knowledge | 留下评论

physical: rough, violent
chemistry: mutual attraction
electrical: causing strong sensations
philosophy: off topic
social: friendly, outgoing
surgical: precise, accurate

G string: a kind of under-no-wear often sported by strippers

MORE TO COME AS TIME GOES 🙂

凤尾牛排

二月 17, 2007 @ 2:57 上午 | 发表在 food, Useless knowledge | 留下评论

元旦的时候,我蒸了两只中等大小的活龙虾,虽然没有店里四磅一只的烤虾霸道,味道却也不错。农历小年,老婆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自己动手包饺子。韭菜的味道鲜美,也没有似国内农药中毒的危险。今天去美国傻店Cosco打猎,看到四大片一包的上等纽约Strip Steak,重约四磅只卖28元于是捡起一袋。再转一下,又有两瓶套装Lea&Perrins的Worcestershire酱(或译喼汁)售五圆,再纳入车中。

回到家里,取3/4杯的喼汁把其中3片牛排浸泡了,开始寻找合适的菜谱。在一本尘封多时的法国菜谱里找到一份凤尾(Anchovy)酱牛排的做法,虽然没有正宗的鱼露,Worcestershire Sauce的祖先正是英国殖民者从印度带回的越南鱼露。

书中所列的原料,手头没有的有tarragon, shallot和heavy cream。Tarragon用oregano顶替,四个shallot姑且换为一个洋葱切碎。Philadelphia牌的cream cheese用开水烫热,加少许牛奶,就变成了heavy cream,共需要6汤匙。其它原料有:黄油3-4汤匙(tbsp)(包装上有标示),喼汁1 1/2汤匙,橄榄油2茶匙(tsp),蒜一头打碎,辣椒粉,胡椒研细,盐少量。

配料准备完毕,先取汤锅(sauce pan)一口准备汤汁。开中火,放入2-3匙黄油。黄油熔化即放入洋葱,后放入蒜蓉搅拌。三五分钟后换小火,加入喼汁搅匀,盖锅盖焖10分钟。这时可以开始煎牛排。用中等大小平底锅(frying pan)一口,将剩余的黄油和橄榄油放入锅中。待油烧变褐,从喼汁中取出牛排,两面涂抹辣椒粉和椒盐。牛排放入锅中用中火煎,大约4-6分钟后翻面(视厚度定),再烧大致同样时间。注意保持较高的油温,这样牛肉的外表会比较快地上色煮熟。

用锅铲轻按,若肉质较软则牛肉比较生,大致属于rare,到肉较有弹性后应该已经是medium-rare样子。这时可以多煎一两分钟,一定不要过度煎炸,不然暴殄天物,味如鞋底。只要选的牛肉是好肉,medium-rare的程度一定好吃。把煎锅的火熄灭,在sauce pan加少许cognac(或whisky,大约一盅),搅拌打匀烧热。添出牛排,浇上sauce,撒好碎的oregano,就可以马上享用了。肉质鲜嫩,味道甘美,颇有在嚼自己舌头的感觉。

老婆和我,还有邻居一对夫妇,如饿虎扑食,风卷残云,刀叉并用,把这一盆牛排消灭干净。大快朵颐,腹虽甚胀,意犹未尽。今日烹肉,香飘十里,美味甚于美帝top notch steak house数倍,所费则仅为其十一,特立此文纪念食肉壮举。

Technorati tags:, Technorati tags:

校园暴力

二月 11, 2007 @ 5:33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Pointless opinion, unknown, Useless knowledge | 留下评论

美国中学生放放小枪这算啥,看看下面的国粹:
作者:佚名 转自鸟鸣鸣兮友之期

◇ 北京大学
1966年6月11日,历史系教授汪钱(竹字头)喝杀虫剂敌敌畏自杀身亡。
1966年7月28日,数学系讲师董怀允自杀身亡。
1966年8月4日,西语系教授吴兴华在校园内“劳改”时,红卫兵学生强迫他喝水沟里从附近化工厂流入的污水。他中毒昏倒,当天晚上吴兴华死亡。
1966年8月24,英文教授俞大(丝字旁+因)在被抄家和殴打侮辱之后,在家中自杀身亡。
1966年8月3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第二次接见数十万红卫兵。第二天,9月1日,北京每日被红卫兵打死的人数达到了最高峰,那一天有三百人被打死。
1966年9月2日,中文系支书程贤策,被当作“黑帮份子”遭到“斗争”和侮辱以及毒打后服毒自杀身亡。
1966年10月9日,哲学系心理学教授沈乃章被“批判斗争”和羞辱后自杀身亡。
1968年4月19日,19岁的北京地质学院附属中学学生温家驹,因进入北大图书馆翻阅期刊,被北京大学的主要“群众组织”“新北大公社”的驻二体武斗连抓到生物小楼低温实验室,进行“审讯”,毒打致死。
1968年4月20日,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教员李原,被说成“中统特务”,被关押进北京大学办公楼。当晚即死在办公楼三楼的一间房子里。关押他的人说他是自杀的,但他身上伤痕累累。
1968年6月24日,化学系副主任、副教授卢锡锟自杀身亡。在“清理阶级队伍”中,卢被审查“历史问题”(他在抗日时期曾参加国民党军队当翻译),他在喝下“敌敌畏”后因为非常痛苦,又用刀砍伤自己的手臂。
1968年7月19日,化学系器材室职员林芳(卢锡锟的妻子)自杀身亡。
1968年8月28日,生物系教授陈同度服毒自杀身亡。
1968年10月16日晚北京大学教务长崔雄昆,从“清理阶级队伍”的集中地(当时全校教师、干部被命令集中食宿,不得自由回家。)28楼出走,在北京大学红湖游泳池自杀身亡。
1968年10月16日,物理系著名老教授饶毓泰,在北京大学燕南园51号上吊身亡。
1968年10月18日,数学力学系教授董铁宝,在“隔离审查”中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4日晚上,历史系办公室主任吴伟能自杀。第二天开了他的批判会,他被扣上“反革命”“叛党”(指自杀)等六顶帽子。
1968年11月11日,数学系教师陈永和作为“反革命小集团”成员在学校被关押时,跳楼自杀身亡。
1968年12月18日,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副校长翦伯赞夫妇一起自杀于北京大学燕南园64号。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东方语言系教师汤家汉被“审查”。当时的运动领导者声称要通过汤家汉“炸开东语系黑堡垒”。汤家汉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西语系德语专业干部徐月如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西语系德语专业教师程远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西语系西班牙语专业教师蒙复地自杀身亡。
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中,数学系老师张景昭被关押,一天夜里死在厕所里。
1975年4月16日,北京大学图书馆系教授王重民上吊自杀身亡。
  
◇ 清华大学
1967年3月25日中午,数学力学系学生、校举重体操队队员张怀怡因被控有“反动言论”被“批斗”,跳楼自杀。
1968年4月4日,一直监视罗征启家的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保卫组,抓走与清华并不相干的罗征启的弟弟罗征敷(28岁,北京第一机床厂工人),毒打后用擦车棉纱堵住其嘴,并将他塞入后车厢,拉回清华,途中罗征敷被活活闷死。
1968年4月15日,清华大学无线电01班学生孙华栋,在被抓后遭毒打致死。
1968年4月26日,清华大学建筑系给01班学生姜文波,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追赶跳楼摔死。
1968年4月29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自94班学生谢晋澄,男,24岁,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的汽车强行压死。
1968年5月30日,清华大学冶金系焊82班学生许恭生,男,24岁,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四一四总部”(简称四派)”派用长矛乱刺致死。
1968年5月30日,清华大学化工系003班学生卞雨林,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中箭死亡。
1968年5月30日,清华大学修建队工人段洪水,男,19岁,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被“四一四总部”(简称四派)”派的长矛刺中,摔下梯子致死。
1968年7月4日凌晨一时左右,清华大学建筑系房01班学生朱育生,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的战壕内,中枪弹而死。
1968年7月5日早上,清华大学电机系电01班学生杨志军,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修筑战壕时中枪弹身亡。
1968年7月6日中午,清华大学动农系实验室实验员杨述立,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开土装甲车外出时,中枪弹而死。
1968年7月18日中午,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自82班女学生钱平华,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时期,她从家乡返校,在清华大学主楼前中枪弹而死。
1968年7月27日,潘志宏,男,30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学生宿舍12楼附近,被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第二机床厂副科长王松林,男,36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学生宿舍10楼里,被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清华大学修建队工人范仲玉,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于撤逃路途中,翻车时被车上的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某中等技术学校学生范崇勇,在清华大学两派武斗中,于撤逃路途中,翻车时被车上的手榴弹炸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第一食品厂革委会委员韩忠现,男,36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清华9003大楼休息时,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用长矛刺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橡胶四厂工人李文元,男,36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清华9003大楼外,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开枪打死。
1968年7月27日,北京541厂工人张旭涛,男,39岁,作为工宣队派往清华大学制止两派武斗,在撤退路上被清华“井冈山兵团总部(简称团派)”的长矛刺死。
1968年9月20,清华大学水力系教授陈祖东,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在圆明园上吊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6日,清华大学外语教师杨景福,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跳楼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6日,同为基础课讲师的殷贡璋、王慧琛夫妇,因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被迫害,一起在北京香山上吊自杀身亡。
1968年11月29日,水力系教授李丕济,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被关在清华大学水力系的水力实验室中,从楼上跳下,自杀身死,时年57岁。
1968年12月10日,机械系教授邹致圻跳楼自杀。
1968年12月13日,土建系讲师程应铨,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受迫害,投水自杀身亡。
1969年2月8日,体育教师路学铭,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被迫害,跳楼自杀身亡。
1969年4月23日,清华大学图书馆职员李玉珍,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受到迫害,跳楼自杀身亡。
1969年5月4日,电机系助教王大树,因“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收到迫害,服毒自杀身亡。
Technorati tags:

Y-Haplogroup A1

二月 1, 2007 @ 3:22 下午 | 发表在 Old news, Useless knowledge | 留下评论

I am guilty of spending some time today on (junk-)genetics, a subject on which I have ZERO knowledge. My interest was started by the following news from BBC:
Yorkshire clan linked to Africa
where researchers from Leicester University in the UK found 7 white men sharing a
RARE surname which originated in Yorkshire carry the same paternal genetic signature
known as Haplogroup A1, previously only found on 25 people all of west African origin.

Just what that RARE surname is? I googled with no luck. The researchers only disclosed
that it started with a “R” 😀 anyone knows them?

For the curious, here’s a world map of distribution of the Y Haplogroups before the
recent European colonizations

 
from which one can see that the majority of Han Chinese carries the Haplotype O.
This of course is but one of the many genetic markers you could resort to when you
look for your ancestor’s migration route. More precisely, most belong to the subclade
defined by the following sequence of mutations:
(M168, M89, M9, M214, M175, M122, M324, M134, M117, M133).

Technorati tags:, , ,

Error

一月 23, 2007 @ 9:12 下午 | 发表在 Useless knowledge | 留下评论

Error 404! Page not found! To check the correct URL, go to WordPress.com.

Technorati tags: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